佚名

余周周自小学习了太多转危为安、化险为夷的绝招,任何事情都有转圜的余地,即使是苦难,也可以换个角度咂摸出一点甜味。


然而那一刻她继妈妈和齐叔叔去世之后,再一次领略了一种无能为力。


后来。米乔最后离开的时候,也许早就预感到了什么。她拼了命地告诉余周周后来的事情。


可是已经没有后来。


米乔可以说她不到二十年的人生没有遗憾,她恣意张扬,坦荡快乐,无愧于心。


然而最大的遗憾,就是她再也没有制造任何遗憾的机会了。


出自:-

还没有评论

相关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