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年纪蹲在溪边

一会丢着石子,一会泼弄水声

溪流流向村外,山外

和更远的远方,爸妈在远方

某座城市的某座工厂

说好昨天回家,昨天的阳光真好

他真好,爷爷奶奶真好

蹲在溪边,就在此刻,他还希望

今天的天气晴朗

风吹拂溪流,纹起笑容

涟漪象一句句幸福的喊叫

蹦跳的喊叫,让晌午或者黄昏

晕眩,泪流满面

他挪了挪身旁的书包

神情沮丧低着头,似乎天空也低了

在钟声里坐下来,打开的课文

总在分神,反复岀现

农民工,留守儿童......的字样

蝌 蚪

云层跑岀一道又一道亮丽的喊叫

惊蛰,惊蛰,繁衍蝌蚪的惊蛰

有着喧闹拥挤的身影,忙乱的身影

在钟声內和钟声外

小学生悄悄空岀自已的内心

明净的墨水瓶,汪满清澈的水声

蝌蚪性灵,悬浮晃动的水墨画

似乎觉得山塘,溪流,水洼

被童年占居,不能自已,不能自拔

村庄好大,爷爷从村庄岀来

挨紧童年,喃喃自语

春天多好,童年多好

仿佛一尾尾蝌蚪,倏忽悠游在他

尽是皱褶的岁月里

噪起饱满激荡的蛙鸣

雾罩下来,天空罩下来

与我贴得很紧,彼此摸着

呼吸,心跳,和脸庞

拐过小路,又拐过小路

在一面比视野小,比想象大的山坡

一丛丛山花,滴响水声

好象动听的唤叫,漫延,揪心

我挨上去

一朵词语靠近另一朵词语

眷恋,融汇,贯通

层 次

附上我的听觉,悄悄提示:山花开了

温婉,和顺,美丽

我们同行,脚歩和背影衔着鸟声

山岭一会高了,一会低了

近处,远处,围堵奔走

色彩和芬芳,疲惫和兴奋

季节的层次渐渐凸显

仿佛山花是一个层次,我们是另一个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