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应该告诉这个世界

本该自己应该无言的担当

我不知道生命在这寒冷的夜晚

怎么竟变得如此懦弱

我切切的呻吟

以为她的手

就可以抚平满心的伤痛

而且带来

梦寐以求的温暖

只是一只手

紧紧拉住另一只手不放

只是一只眼睛

情愿陪另一只眼流泪

只是一颗心

甘心和另一颗心一起跳动

依靠,也许只有倒下

无法偎依的双肩告诉躯体

只有自己站直

才能挺起

我不应该寻求

一时的解脱

一味地埋怨别人

用愚蠢的理由

将自己的错误

盲目转嫁

我只有在她倔强的目光里暗暗感动

只是一个人

情愿与一个人同呼吸

共命运

忘却生死的投入

一个人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