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秋,应该没有什么对丰收的猜疑;

应该具有对收获的自信。

呵,秋问,还得算账,还得当一个明白人

是谁,打开了“立秋”的大门?

是谁,把春天的汗水成长成枝头的硕果?

是谁,踩着“白露”,在田头查看“秋分”?

是谁,在丰收的院景里摆上了月饼祭天望月

是谁,不顾“寒露”湿身,赶在“霜降”前,去播种来年的希望?把秋问的答案都印在繁茂后又空白了的大地。

呵,看似空白的大地,金秋早已把她的心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