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的时候

它端坐在沙发前

用欣喜的眼神看着我

眼睛忽闪忽闪

像是要告诉我

我睡得太久

清晨到天黑

 

回过神来的时候

它直立于我座前

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

一双前爪不断挥舞

像是要乞求我

我呆坐太久

从清晨到天黑

 

你消极也好

生气也罢

黑夜

不管你

等待与否

该来的还是要来

只是

不想辜负它

这可贵的纯情

 

它来自于我的救助

却真不知道

是我

拯救了它

还是它

拯救了我

那些

经济动物

灵魂早已枯竭

远不如

 

那狼窝里

仍然

住着一只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