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乌云压城花满凄,
今夜侵略如火一路拾遗,
是谁的传奇,
是谁在迟疑,
得意的春风不知马蹄在突袭。

呼麦声响起,
蒙古的铁骑,
野蛮人的游戏,
可怜了雕栏与玉砌。
与朱颜都付之一炬。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莫等闲八千里路云和月。
呼麦声响起,
践踏的田地。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
待收拾旧河山,不见东京月。

作者: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