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楼的前面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西面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东面是一个水草丛生的鱼塘。也许是这里的环境适合麻雀生存,所以,树林里有很多的麻雀在那里安家落户。
  今天早晨,天还没亮,我就被窗外的闹钟──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唤醒。
  昨天睡得晚,原本想睡个懒觉的我,却被它们吵醒,多少有些不快。
  可我静下心来,认真地听,仔细地想,它们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中竟流淌着许多属于它们的快乐与幸福。尽管这份快乐与幸福过于卑微,过于细小,但在这寒冷的清晨里,带给我的却是一份难得的温馨和从容。
  雀们一边用嘴梳理羽毛,一边聊着海陵岛这个海边小镇不断扩张的绿和日益焕发的新颜,聊着它们之间那些或淡或咸的故事,聊着它们曾在小区里觅食而被一只饿猫吓得魂飞魄散的陈年旧事,……
  听着听着,我突然发觉,这些麻雀真的好可爱,在这个静谧的清晨,它们婉转的叫声,清澈而单纯,就像天籁之音,悠扬地飘荡在海陵岛的上空,让那些如我一样先是在沉睡中被唤醒,尔后聆听着它们的叫声恍惚间回到了大自然怀抱的人,尽情地享受着喧嚣来临前难得的一份惬意和宁静。
  麻雀的啼叫声,驱去了沉沉的夜色,天空渐渐明亮起来。
  初升的太阳朗照在树林里,阳光像瀑布般洒在树叶上,空气中迷漫着草的清香。雀们在枝头忽起忽落,有的没完没了喳喳叫个不停,有的穿梭在林子里开始觅食,跳跃的爪子声雨点一般,不经意间,犀利的尖喙掠走一条还在沉睡的昆虫。
  “我亲爱的老朋友,你们还记得我吗?”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推开门,好想与雀们来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不想真被垃圾桶上的一只麻雀察觉,他抬头瞅了我一眼,便扑棱着翅膀尖叫着倏地飞起来,呼啦一声,雀们一窝蜂地鸣叫着紧随而去。然后,停在不远处的榕树或大红花上。它们伸缩着枣儿般的脑袋,黑黝黝的小眼睛警惕地盯着我,活泼而又生动的样子给寂寥的晨曦带来了温暖的气息。
  只剩下桶边那只了,或许它是抵档不住已经到嘴的那片面包屑的诱惑,或许是它没有留意同伴们已经离开,抑或是它信任我们人类,依旧在那里不紧不慢地啄食着那片香喷喷的面包。就在我举起手机想拍下它的爽爽英姿时,它刚好抬头,那一瞬间,它也许是发现我的“恶意”了吧,赶紧挥动翅膀,迅速飞上了枝头。
  看着这些小精灵,听着它们欢快的叫声,我突然问自己,这些麻雀是从哪里来的?是从遥远的乡村“农转非”来的吗?如果是从乡村来的,那它们因何而来?是厌倦了乡村还是向往着城市?我想,它们也许像我一样,在村庄里再也感受不到希望,无法栖息,逃离村庄,到这个南方小镇来吃“国家粮”,成了都市麻雀吧。我无法知道,但我清楚,这些身材娇小、外表朴素的麻雀,他们时常成群结队地从海陵岛的上空一掠而过,成为一道别致的风景,引得哪些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孩子们驻足观望。而在这座热闹的海边小镇,更多的麻雀则散落于公园、小区,甚至道路边的某棵小树上。它们和我一样,已经融入海陵岛这个海滨小镇,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默默地为小镇增添一份活力与生机。
  唉!可惜我很久没有留意鸟雀了。
  大学毕业后,我南下广州,在狼藉中艰难寻觅,在尔虞我诈中前行,心总是杂音满地,无法重拾散落一地的沧桑,根本没有那份聆听鸟鸣的情趣。如今,我即将跨越六十岁的门槛,流年的风吹走了尘世的烦扰,淡定的雨洗净了岁月的浮华,我从疲惫地生活中回过神来,不得不感叹时光的飞逝了。于是,我用一颗恬淡简约的心,看世事变迁,观荣枯成败,让每一个日子都如姹紫嫣红的百花园般芬芳弥漫,让每一个日子都如温暖明媚地春天般阳光灿烂,让我静下心来细细体验和品味身边的一草一木、虫鱼鸟兽,体会万物共存的美好……
  又是一阵扑楞楞的飞动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前面的树林,这些小家伙也许是认为已经没有危险了吧,从树上箭一般地俯冲而下,落在垃圾桶边,用它们的尖嘴在地上使劲地啄着、咬着……
  貌不出众语不惊人的麻雀是渺小的、卑微的,但是,在这冬天的晨曦中,固守自己的家园,过着平淡的日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生男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