蜷在角落的梅
终于被浮躁的人们记起来。
但,那一抹属于它的美
和偏爱,却始终很少有人
虔诚地参拜。
梅被他们画成画,去卖钱
梅被他们唱成歌,去卖钱
梅被他们记起,却没有寻找。
真正的梅,依旧蜷缩在角落,
安静地做着自己,生长而已,
却总被作文里写的那么清高。

作者: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