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彼此嗫嚅着,听风过
老树的心竟一时失去脉搏
那时月亮遣散云朵,花与叶同落

他们继续沉默,又风过
灯被影子拖进名为时间的河
光在水中垂死着,浪与火消磨

看见风了吗?
那是一场令人扼腕的悲歌
可惜我不能对你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