拢住我的 是光吗
还是雾 浓重的雾

玻璃珠从眼眶里落出来
它不是眼泪
是鼓上的点响
是冰雹,风雪皆至
在心上

一种来自高处的呼喊
在高原吗
圣洁的哈达
长眠于冰雪的孤独山峰
血红的太阳在那背后
是吗?是你的呼唤吗?

有人喃喃着
绝望的黄色沙漠里
行走 行走
刮过灼热的风
看好!这是纯净!
完全的纯——
黄色 黄色 黄色 热风的颜色
绝望的颜色

千里万里同个时间线
我是一个点
他是一个点
他是一个点
他是一个点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

或许你也是
或许是一个黑色
在笨拙滚动
天空承受的眼泪太多
破了
你担负的云朵太多
碎了

捡起碎片
声音都是碎的
等待十年后的你来修补
展开一个故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