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理发匠着深蓝中山装外套
花白头发左分刘海一丝不苟
抽着自卷烟丝,双眼精光闪烁
身旁放置的杉木工具箱
显露出手艺人特有气质
因而十里八乡同辈之中很受欢迎
一把青龙偃月刀,能斩青丝白发,去沉抚秽
每一个主顾,都会在特定约期内
接受他半个小时的洗礼
他手法娴熟,力道因人而异
无论是农民,工人,教师,商人,公仆,
都放下了所有戒备
由他一刀刀下去,像沐浴在阳光里的小鹅
享受生活难得的片刻安宁
现如今他们大都被他送走
主顾留下的遗照是他的杰作
黑白相框里整洁的妆容
留下最后一点星光
不愿随这百般苦闷世道而倏然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