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隧道,与过去的自己相碰
青春的模样,在洒满阳光的操场浮现
你抚摸着自己的胡渣,抬头眯起眼,旁观这一切
如今四十不惑的年岁,俯瞰着青葱岁月,清风迷湿了酸涩的眼
球场边传来的口哨声,依然是那个令你怦然心动的少女,你抬起手,穿越她的身子,却无法抚弄年少时的梦,爱与山海,敌不过无言的离别。谁人青春不猖狂,漫步人生茶莫凉,兄弟情义值万金,心中挚爱谁嫁娘。是,你可能爱上了兄弟的女人,选择放手是你最大的体面。
那无法触摸的梦,如同佛前的阿弥,背井离乡的你,在没有她的城市,拼搏着,奋斗着,只有午夜梦回的时刻,烈酒入喉断人肠,打开蓝牙音箱,你听着舒缓的音乐睡得憨甜,梦境中的你出现在篮球场,看见了她,心头炸裂,颤抖着用双手捂住风霜雕刻的苍凉面庞,泪水从指缝间滑落,四十岁的大男孩,这是属于你的记忆吗,不能陪她海角天涯的你,选择了独自浪迹天涯,终生未娶,无所归期,何处是心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