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要笑地猖狂,当树影晕染七分月光
终归和解沮丧,当夜幕兜起三两残阳

我自迷失路旁,我自抬眼张望
是巫山云,是阆苑雪,是我梦中的桃源
秋风兀起,耳畔是它的痴言妄语,解落一地

我相信世人曾替我们约定斜风细雨,所以撞破身体,歪歪斜斜地等你”

再往前去,是一片蔚然的林
有柳絮,有蝉鸣,有薄冰,有炉火一席
我无心前去,欲转身时入一眼素衣,淡离
爱意挥斥勇气,我携着自己
从眼前追寻心悸

我看见她在岸前,我看见她在湖里
我看见她又走进那片林,
我看见她站在迭乱的四季

自我迷惘时,一声触不可及唤起,似神明
“归去,归去,她本属于你,以后而已”

愣神之下,恍然月明星稀
我自一人趋行在夜的新天地
行走着,我看着自己
像桃源花,像秋空月,像庄生梦里的蝴蝶
我分不清


转载自:路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