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胡同条条穿过

多半,是躲避一群人

停留在一个地方

多半,是为了一个人

一个人,一场雨,无数梦

心如水,颜如玉,在高邈

在我面前的这个人

却不过是简约,从容

安安静静,一如

湖底的游鱼

仿佛忘却世界

只剩自己和心里的事

我不必靠近,也不必痴想

不必惊扰,也不必迷怅

一如往昔,行自己的路

一任烟雨,直到晚幕

一个人,静静立在桥头

一个人,默默守在渡口

一个人,可以寄思山水

一个人,可以留恋红尘

两不相涉,各自过着

值得的生活

惟愿此生如此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