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路灯生出了触角
月亮对着我傻笑
片刻的光景都揉入眼眸
风声化马的匆匆

我们总,在山隘逼仄时张望懵懂
沸腾平息后,再激荡山海翻涌
我们总,在幻象解语时恍然入梦
方死方生后,弥津出一道霓虹
我们总,在林落秋虫时阑珊花丛
枯萎凋落后,遥望水天各分东

我们总,我们总
一霎那惊才出众,一霎那屈甘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