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追逐着太阳,才能褪去败鳞上的白霜?营生出一片希望,那样才算冒口新生的花生?
错了,错了!
倒是明知里面是败坏的,但还是挪到了眼里才知道了形。这外倒像锈蚀的铁外衣,橙黄得可怕。这内冒芽了一拉,有的蜷缩在壳中,有的像乌金那么黑,如要硬揉分为一类但也了胜于无,早被身后的一只手抓了一把吃了下去,已经滑进了胃里,不知道又往哪里跑了。我施了点反击,就用笔在纸上慢慢刻了一个棉棒。那手的主人,恼怒的拿些笔腼了点墨水,又上了点水。也不知道骂的是啥,只见得黑压压的一片,把整张墨纸批满,自己也认不得了呢。
有人说这画的是水,里面还有几条正扑腾,这个字涌来涌去的似在吞饵一样。也有人说这像草,铺的满满的简直无缝一样,但只捧着火的人掷了过来,烧得只剩下了灰是黑色的。
文中的黑草到了外面就变得亮堂多了,从而说草是给土地增添色彩的。可有的地方半人高,也有的地方密如糠,各有其长。可有谁会想,土地也需要太阳照耀的,一挪一动死了大半。以只能委屈自己,不能动,就怕一动倒损了大半。说来也可笑,总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偏要长得高,偏要根得长。根延到抱了池中的鱼,茎长到捅到了天上的云。之后也显而易见,土上的部分被雷劈到夭一半,土下的部分被地挤断了个半。之后也不断叫嚣,合了一堆花花草草。可力量会比土地大吗?如此一番锁在了地里,过的人吐了口唾沫也不知道埋的是谁,但总要吐一口。
可当真会消亡吗?也可能是一种新的延续。把这口唾沫当成养料的给予,倒也长了不少。虽生在了地面上,但想长得比天还高。修理自己夕阳而下的疏叶,将土地里的养分截一半,吃饱了就倒在了土里,说这非八百不来。真荒唐,却也只暗自神伤,你能凭拳击着他的面?或者用炙醒茫人的语言反讽?说大倒也小,毕竟这把银针能否刺进去也是个问题,疼不疼叫不叫也是个问题。毕竟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可以类比成一块冰,融化还是变得臭硬,主要是看搓的人。
这就是人群所不能受的地方,一个戏子称说自己能盖天,这类人的中法律也不过是一个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