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总喜欢吹一袅烟,
也不管能掩盖山丘,
也不管是否能让地里的高粱泛黄一片,
我特怕爷爷的烟斗,
每次看到躲得远远的,
因为爷爷喜欢用烟斗敲我一榔头,
还说丫头,
长大了别像我抽烟。
每次看到爷爷抽烟就会咳嗽,
咳的唾沫星子飞到高粱上,
显眼 也难受,
不知道是为那高粱难受,
还是为爷爷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