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儿无声地造访,
吹过了晚霞下的寒窗。
醉人的夕阳,
是否是其陨落时的伪装。
隐藏着自己的结局,
扮着依旧傲娇的模样。

犹记曾经少年的轻狂,
也是这样的一副面庞。
舞弄那墨汁的芳香,
写出嘲弄世事的文章。
自以为凡间的文曲星,
配李太白的侠义心肠。

狂放的一生,
怎会拘泥于人生的条条框框。
超脱于凡事,
活在自己的天界一方。
不过是痴儿的幻想,
不过是不明白自己的斤两。

就如正午的烈日,
散发着自己的万丈金光。
怎会料到山头的血色,
是结局到来时的退场。
望着窗外的天空,
只道一句,
夜已入凉,人已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