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
我怀着极大的厌弃揣测他
他也饱含不屑的瞥着我
我们就这样静静打量着

后来
我捧着琳琅的珠宝谀奉他
虔诚的像是他亲生的
他提了提裤子 咋了咋舌
月光下
我瞧见那尿壶都是琥珀的

现在
我常常从他的坟前走过
坟前的树结着各色的果
坟头的花年年都是绿绿的

我走近那块残壳似的坟
一个小孩跪在那哭的低沉
嘴里喃喃着什么

阴风吹过
我听着那风在结巴的说着
平安喜乐,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