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花落去,
春去也,
还有几多人间

归来
似曾相识,
嫣然一笑,
如风吹过蒹葭。

白露结为冰霜,
月圆又未圆,
最是相思时候。

我爱的人儿,
她在哪里
只有风吹过脸颊。
我爱的人儿,
她在哪里呀?
只有梦中才能重逢

她是天上的月,
她在银河的对岸,
化为摆渡的航船。
而我只能祈祷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而我只能惆怅
所谓伊人,
驶进我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