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在剔我的骨头
鸡在撕我的前胸肉
猪羊用我的体脂炼油
鸭在喝我血煲的粥

餐盘
是用香料腌的我的手
是奶油烘焙的我的眼球
石锅里
是明火烤制的我的腰
是麻油干煸的我的脚

我的皮在醪粬里涤荡
我的肠在黄酒里浸透
我的心被隽刻成
我的指盖被促成高楼
苍蝇游走

幽暗又闭塞的纸篓
寄放着我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