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在看着
或曰友善,或曰凌厉
苍蝇似的
嗡嗡围着我的身体

我浑身颤栗
或藏在夜里或蜷身哭泣
烛火一般
鸣呼散了一丝亮丽

他们都在看着
我怕到极致
飞蛾一样
离开了苍白的自躯体

我爬出了尸体
敲打着乐器
唢呐也是
怎么哪都有你

乐声传了四季
我无时不在躲避
怨曲弥漫天地
我无处可以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