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出五谷
拔出大树
拔出地下几百年的根
拔出人和六畜
种下砖瓦和钢筋
把水泥埋进泥土
笋一般长出来
是鳞次栉比的高楼

在半空里漂浮
深红色的铁锈
在墙上画出绿色
在板结的大地行走
看飞累的鸟儿在脚边死去
看厚厚的黑影
挂在枯树的枝头

年画里的丰收
电视上的幸福
不沾泥的两脚
慢慢变得越来越白的双手
大床 摇椅 饭桌
茶壶 鸟笼 手球
眼花 气短 腿软 
喘息 迷离 肥肉
楼下典礼的空场
唢呐响起 纸钱在飞
陆续把死去的人们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