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有挥之不了的过去
现世有难以抵达的曾经
今天的风雨如白驹过隙
恍惚溜走又剩下繁芜

多希望大雨滂沱
如海啸山洪般激烈
因为震耳欲聋
藏得住一群人的呐喊

这里小城别处,绿树成荫
若是他人注意到薄雾朝霞
是否会觉得略有家乡的亲近
家的山谷也能伴落日余晖
牧羊人赶着牛羊跑遍荒野

觅食涓涓细流寻到水穷处
小孩子喜欢登顶山峰。
那也不过是悬崖峭壁
或是树木略显古老
终究还是被群山包裹
并没有沙漠、草原,一望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