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雪,稠密更稠密
鸽子的色彩,一如昨天
降雪, 仿佛此刻你仍在沉睡。

白色堆入远方
在其上,无尽,
"迷失”的雪橇踪迹。

下面,隐藏
翻卷起
如此伤痛双眼的事物,
山逢着山,
无形。

在每处,
带回家中抵入它的“当日”,
而我溜远走进沉默
呆若,一根木桩。

那里:一瞬感觉
被冰风扫掠吹过,
凝附它的鸽子 —— 它的积雪 ——
 一面旗帜般的色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