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这场洁白,
再一次凝聚我写的情诗,
就让这冬季的雪花,
去铺垫
每一段文字。
直到春风吹过来,
送到我的眷念的那个位置。
若是那挂在街角的一朵冰晶,
能刻画苍老的一岁,
就让这一岁,
留在我的情书里,
直到
一个你,
轻轻的读懂,
我写的冬天。
若只是冬天,
有你,
看到我的诗,
就不会冷,
至少,
那朵梅花,
是暖暖的,
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