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沉默凝固在冬季里,
任一朵朵洁白的字符 
开出无言的信笺。
去缥缈悲伤,
去刻画离别

我想
春风触摸我的菱角视野,
那铺在心灵中的冷却字符,
会融化,
直到我的梦境
重新复苏,
最终,
欢笑,
如那一只飞过的蝶儿,
轻轻的欣赏
我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