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街坊老头快九十了, 年轻时参加抗美援朝, 退伍后回家务农.人非常本分, 说不出道不出. 他默默无闻地生,默默无闻地活,不久,注定默默无闻地死去。一辈子无足轻重,没受过尊重和爱戴,像路边的野草,有一棵不多,没一棵不少。以下,算他的一个小传吧……
 
《拔花》
不知花时乱落籽   三春小园花参差
花开花落花易老   叶黄萎地剩残枝
蕞尔地窄花待发   手拔老花不延迟
邻翁扶杖频频顾   鲐背生斑九十余 
老而无用人生厌   蹀躞彳亍无处去
见我拔花自寻话   “花落至秋可结籽”
“哪得余地留残花   新苗顶班长随时
一年四时花代谢   一茬长大一茬死”
老叟语塞口无言   默然枯坐过多时
半晌嗫嚅唇翕动   断续颠倒语话迟
“不逢吉时命不济   不及成年援朝去
连天炮火九死出   微命濒死薄如纸
万幸三年捡命回   娶妻歉年生多子
谋食折腰弯背断   甘苦酸辛唯自知
有子成龙飞腾远   飘蓬扎根落外地
芸芸孽子聚守家   悖逆混账无人理
老妻久病睡半夜   日中体僵断鼻息
一世手拙不炊爨   三餐粥饭仰子媳
进门脏口迎面骂   入户不得好声气
天生讷讷不能言   懦不伤生远蝼蚁
甘心偏僻自生灭   临老为人跺脚底
不怪儿孙多憎厌   但怨阎王索命迟
花老叶落有人拔   谁剪衰命断残丝”
言罢满脸戚戚色   拾步佝偻移残躯
闻言五内味杂陈   纷纷满抱花坠地
见影蹒跚转角没   意绪填膺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