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里

请光和她的白皙的羽毛一同飞走了

留下黑夜的鸟,允许它的兄弟放声歌唱

属于我的一间屋子里,呼吸一同到来

这些都是为了让黑夜走进没有仪式的殿堂

我召集身体里的兄弟姐妹

我要做一件完全属于我的事

请她们用无关痛苦的眼神注目

也不带红色血液的忧伤

我告诉她们,这不是一场科学的手术,仅仅属于我的倔强——

固执的把我身体里的那个影子——

只为拔出来!!

如果非得要伤及无辜,那就割走一段心肠

她们早已听我说了个明白:

这身体里的影子——他

他知道我太多的秘密

而我,对他如同白日蒙面

我哭泣的时候,他没有出现

大雨瓢泼的时候

他甚至躲进了我的身体里

他消磨我时光的姐妹,蚕食我身体的兄弟

饮我骨髓里的血液的王者

甚至,有一天,我将终年闭眼

他像一道烟云

连彩虹都没有放过

这样的影子

常年陪伴我

我从来没有拥抱过他身体的高度

以及所有生动的语言

这是我想了多少个黑夜,漫长的等待

以及给每一只黑夜的鸟喂饱来自广场的食粮

我等了唯一里那个用尽久远的时间

亲自用骨髓里剩下的二分之一的血液将他融化

像一条遥远冰川里的河流

在冬季末提前分道扬镳,我不作任何祝福

像太阳和太阳的方向

继续前行的那个

或许就是剩下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