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文学的日常》里,看到一段史航的谈话:“一阵风吹过,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的皮肤吹过感觉叫凉,但是对于没有没有皮肤的人来说,他直接神经裸露在这的人,风吹过叫疼。”


麦家回应到,神经裸露的人更接近作家,所以作家还是需要一些天赋。


“天赋不是比别人健全,甚至比别人脆弱,比别人没有防护力,因为我看完东西今天还睡得着,你失眠就写东西,天赋不是祝福,天赋有时是一种惩罚”。史航接着说


那么如何应对神经裸露的敏感,不是带来祝福,而是带来惩罚的困扰呢?


敏感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心理防护机制,但它变成一种高敏感,一种敏锐的感知力,这种感知力是对外部的事情放大的呈现,对外部发生的事情反应过快,在乎别人的评价,也是更在乎自己的表达。



会出现过度总结、反省自己,低自尊,被动承受以及二元对立的思维困扰,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那么该怎么解决呢?


首先,过度总结、反省是会上瘾的,“我很差劲”。心理学上提出一种“去融合”的方法,就是说把“我”和“差劲”分离开,跳出过度沉浸的状态“我很差劲”,变成一个自我观察者,“我正在想说我很差劲”。


经常的观察自己,就是一种去掉融合的方法,会发现哪些是自己过度总结,自省的结果,当你发现这一现象时,也是它们开始变得松动的时候。


其次 每天写十句感恩自己的话,或者把优点做成小贴纸粘醒目的地方,一旦出现低自尊现象,就去看看这些纸条。



跳出对自我的极端批评,这是一种主动的整合能力。看过这样一句话,有缺点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利用缺点对自己进行毁灭性打击。


最后 学会关闭信息过多通道,从对自我的聚焦转移到对当下正在做的事情上,认领它,接受它,然后放下它。



其实这种神经裸露的敏感一次次的出现,正是在提醒你该停下来,好好了解认识自己。


是你发现潜意识里的自己、遇见真正的自己的一次机会,抓住这次机会,困扰也会变成礼物,惩罚也会成为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