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月的时光里,有坛朋友送的酒。

他叫我找一颗喜欢的树苗,

在那个月亮夜晚,一同深埋地下。

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泥巴堆里,现在花草丛生,大树遮天。

在一个喜庆的日子里,呼朋唤友,一桌九人。

我们打开那坛酒,香气扑鼻而来,

半坛子酒是不够喝的,深埋地下的酒,它自己溜走了一半。

每个人的杯子里,填不满的渴望。

唯有酒到兴头时,猜拳比划。

那个总会赢到最后的,说哥俩好,全来到的朋友没有来。

这一回,我九九九赢到了最后。

朋友们散场临走时看了那颗大树。

朋友们说,这颗梧桐树,枝繁叶茂,就是没有挺起来

迷迷糊糊的我,装作没有听见。

等到朋友们都散去了,我跑到树下,说了些迷迷糊糊的话,你这颗老梧桐,为何不是当年的小枫树,我明明记得,你挺直的躯干,能够挺到深秋的季节。

梧桐似说非说,埋酒的时候,你就把我灌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