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排成人字南飞去

我抬头一瞥,它们的家

在南方,还是北方?

夜有一盏白灯

住着一点冷清

把小屋照亮,

剩下的情绪

交给昏惑的梦。

安谧的山村

是梦的起点

恰有一张大床

可以放心地睡

一觉睡下,眼睛在眨合里

陨灭星空,昼夜轮回无常

隔壁家的鸡鸣依旧让人怀念

而我的狗儿早已不见

   

活着,把日子打发过去

有时候赞赏,有时候苛责

无穷无意,轮回无常

且多是无的时光


阴和阳平分秋色

好比我偶尔

觉得好一点

剩下的是坏情绪


我的黑色幽默,你的心情如墨

抵不过故乡的蹉跎

风景依旧如原,一切越来越远


偶尔给瑶瑶写一点东西

情书吗?不

说不出口的,就像天涯游子

早已没有寄所

况且心无碍,何必有所求?


归乡,不是情结,是一种

治愈不了的痛

随着时光越刻越深

我看见秋雁,排成人字南飞去

说不清的事情太多

心里还残留着些许的偏执

早晚悔悟,何必自伤?

阴阳分割的秋色,无法言喻的落寞

人和物,家与远方,

都在变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