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油机在夕阳下象一只金色的大鸟,阳光被它一寸一寸地吞进胃里,我喜欢这样的景象,这让我想起儿时乌鸦喝水故事,抽油机有着故事中乌鸦一样的执拗,它不停地把压力的石头投入井里,让丰收希望一点一点长高,直到高过头顶,高过天宇,高过那些远而又远的苍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