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村庄是老弱留守营 

发呆的私楼,衬托干净的天空 

表现豪华版空虚寂寥 

秋收时节,一些履带式碾压稻田 

像外来军团入侵 

却没有儿童团员喊“鬼子来了!” 

也无人在村口放倒消息树

 收割后的田野 

银色的稻茬,是被掠食后残剩的白骨 

被梵高热烈渲染 

成为一幅后印象派油画